當前位置: 主頁 > 配資 >

何為做人做事做官的大智慧且看胡林翼的“四大能力”

: 時間:2020-03-04 07:47
日前讀《近百年湖南學風》,這本書的作者是錢鍾書先生的父親錢基博,亦是一代大家。書中記載了一段有趣的對話,發生在曾國藩與湘軍名將李續宜之間,李續宜說:“胡公待人多血性,然亦不能無權術。”曾國藩回道:“胡公非無權術,而待吾子昆季,則純出至誠。”李續宜聞之笑道:“然,雖非至誠,吾猶將為盡力也。”曾、李二人所說的“胡公”,即胡林翼,一個被后世忽略但確實不能被忽略的晚清牛人。此人牛到何種程度?略舉兩例:一,沒有胡林翼,就沒有后來的曾國藩和左宗棠;二,毛澤東字“潤之”,就來自對胡林翼的敬仰——胡林翼號“潤芝”。以前,胡林翼給后人的印象,往往就是曾、李二人討論的“權術”,眾人皆以為胡林翼是個熟諳權術之人。但對胡林翼了解越多,越發現此人不簡單:智商情商俱高,文韜武略一流,既能運籌帷幄,又能親臨戰陣。他貌似在官場游刃有余,其實是心力交瘁;他擅長權術,卻往往更多以誠動人,率先垂范,力撐危局,嘔心瀝血,雖死不悔。胡林翼的“四大能力”,已然超越了權術層面,是做人做事做官的大智慧大境界,對今人,仍有重要啟示。今天,庫叔就來講講。文 | 關山遠 編輯 | 黃俊峰 瞭望智庫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,如需轉載請在文前注明來源瞭望智庫(zhczyj)及作者信息,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。1其一,是超越“圈子”為人爭取的能力。公元1859年,左宗棠陷入了絕境,這個脾氣火爆的湖南漢子,時任湖南巡撫駱秉章的幕僚,因為自己的傲岸性格付出了代價,遭到被他羞辱的永州鎮總兵樊燮構陷,當時咸豐皇帝接到誣告后,怒了,讓湖廣總督官文調查,若屬實,將左宗棠“就地正法”。樊燮跟官文有親戚關系,他的官職就是由官文推薦所得,樊燮構陷左宗棠,也離不開官文的授意。可以說,左宗棠命懸一線。相比于置人于死地的陰謀,營救行動也在同時緊鑼密鼓進行,堪稱生死時速。經多人接力努力,咸豐帝看到了大理寺少卿潘祖蔭的奏折。正為如何對付太平軍而焦頭爛額的咸豐帝,被其中一句話深深打動:“國家不可一日無湖南,湖南不可一日無宗棠。”此事最終出現戲劇性的大反轉:樊燮被查實貪腐瀆職,罷免;逃過一劫的左宗棠,因禍得福,聞名一時,開啟了自己獨當一面、亂世崛起的運勢。這無疑是值得慶幸的結果:中國差點就少了一個收復新疆的民族英雄!這場“危機公關”的主導者,就是時任湖北巡撫的胡林翼。胡林翼與左宗棠也是親戚,胡是前兩江總督陶澍的女婿,而左跟陶澍是親家。在此次拼盡全力動員各種力量開展營救行動之前,胡還曾多次通過各種渠道向各路大佬推薦過左宗棠。左宗棠不愿出山,胡林翼不放棄,一而三、再而三繼續推薦左宗棠。史載,前后七次。他如此苦苦為左宗棠爭取,絕對不是因為二人的親戚關系。他深知左宗棠對于國家的意義,他營救左宗棠,是因為他認定左宗棠是營救這個國家的不二人才。在黨同伐異、攀附成風的清朝官場,胡林翼的可貴之處在于:他是一個超越了小圈子、山頭主義的人,他擅長識人選人用人,標準只有一個:是否對國家、對大局有用。(圖為左宗棠像)當時的背景是:太平天國起義席卷半個中國,所到之處,勢如破竹,清朝的正規軍綠營一觸即潰,不得不依靠江忠源、胡林翼、曾國藩等一批儒生出身的湖南官員,就地募集湘勇抵抗。當胡林翼攻下武昌后,曾國藩正率軍挺進江西,而湖南在左宗棠的調度下,已恢復生機。胡林翼怎可接受左宗棠在如此關鍵時刻出事?胡林翼為曾國藩的多次爭取,也是一段佳話。當年曾國藩組建湘軍后,出湖南作戰,打了幾個勝仗,咸豐帝很高興,計劃讓曾國藩當湖北巡撫,結果有人提醒皇帝:曾國藩一呼百應,對朝廷恐怕不是好事。這正是在歷史上屢屢出現的悲劇:天下糜爛,幾欲不可收拾,正咬牙苦撐拼命者,還是少不了看客滿懷惡意的中傷。咸豐帝多疑,讓胡林翼當了湖北巡撫,曾國藩呢,繼續領了個在籍侍郎的虛銜,在江西辛苦作戰。他沒有地方大員的身份,自然沒有能力調動江西的資源,反而處處受到江西官場的掣肘,他那時修心也還不到家,難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甚至因內外交困,一怒之下扔下部隊回了老家,那是曾國藩特別失意的一段時期。胡林翼屢屢親自或動員別人上奏為曾國藩爭取,被否,再爭取,又被否,仍然爭取。為人爭取,胡林翼很會把握“時度效”,1860年5月,江南大營被攻破,清廷依靠正規軍來抵抗太平軍的幻想至此徹底破滅,只能倚重湘軍了。此時,胡林翼動員滿族大員向朝廷建議,授曾國藩為兩江總督。這次,成功了。曾國藩由此走向了人生的輝煌。《清史稿》高度評價胡林翼識才、愛才和用才方面的過人之處:“馭將以誠,因材而造就之,多以功名顯,察吏嚴而不沒一善,手書褒美,受者榮于薦剡。故文武皆樂為之用。……舉薦不盡相識,無一失人。”說他能用人所長,以誠待人,自己不認識的,也能積極向朝廷推薦,而且百發百中,“無一失人”這四個字,分量很重。曾國藩也從胡林翼那里學到很多,比如每次打了勝仗向朝廷保薦有功人員,曾國藩摳摳索索,但胡林翼保薦的名單,成百上千人。結果曾國藩麾下的人,紛紛往胡林翼那里“跳槽”,曾國藩后來也開始效仿,果然有效留住了一大批人才。但因此判定胡林翼是個“老好人”,奉行“只栽花,不栽刺”、“花花轎子人抬人”那套庸俗的官場之道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胡林翼剛接手湖北時,面對的是堪稱“天下第一破爛之鄂”,一個巨大的爛攤子,官場腐敗,百姓貧困,社會動蕩。他的方法是“用霹靂手段,顯菩薩心腸”,“救地方之急癥,莫如選將;醫國家之真疾,莫如察吏,兵事如治標,吏治如治本”。首先拿官場開刀,明察暗訪,嚴懲了一大批貪官污吏和庸官懶官,破格提拔了一批能吏和猛將,迅速改變了湖北面貌,將其打造成為湘軍穩固的大后方。雖只是湖北巡撫,但胡林翼能站在全國大局的高度,彈劾了一批不合格的高級官員,比如滿族權臣勝保,又比如即將升任四川總督的曹淑忠。他在奏折中也寫道,彈劾這些他分管范圍之外的官員,“臣極知所言為越分”,但是,他義無反顧。因為,一切為了大局。2其二,是超越意氣委屈求全的能力。1866年,曾經在攻克南京立下首功的“老九”曾國荃,又一次展現了他的“戰斗力”,他在湖北巡撫任上,把湖廣總督官文扳倒了。曾國荃上疏彈劾官文“貪庸驕蹇”,經調查,官文確有動用捐款之過,因此被免去總督一職。可以設想一下官文當時的心情,他是何等懷念胡林翼:都是湖南人,差別這么大!從1855年到1861年,官文與胡林翼同處武漢城,可謂湖廣總督與湖北巡撫的“蜜月時代”。官文此人沒啥才干。史載,官文不諳政事,諸事決于家奴,時人稱湖廣總督府有“三大”,即妾大、門丁大、庖人大。更糟糕的是,此人沒有才干,還頗貪婪(所以后來被曾國荃抓住了痛腳)。而最糟糕的是,此人既愚且貪倒也罷了,還心胸狹窄,特愛制造摩擦,小動作不斷,容不下有才華的同僚。那么,問題來了:像官文這種無才無德無能之輩,又是怎么做到封疆大吏的?用今天的話來說,投胎是個技術活,官文唯一的資本是:他是滿族人。所以,即使他被曾國荃狠狠干了一把,丟了湖廣總督一職,但翌年就給召回北京,居然代理直隸總督了。有清一朝,督撫關系都很敏感。總督與巡撫,都是封疆大吏,總督統轄一省或數省行政、經濟及軍事,官階為正二品;巡撫掌握一省行政事務,官職為從二品,雖然名義上總督的官職權力要比巡撫大,但在清朝法律中,總督與巡撫并沒有規定明確的隸屬關系,總督與巡撫向朝廷奏報,往往是雙方聯名上報,但是一旦出現總督與巡撫意見不同時,往往巡撫不聽總督的,總督管轄不了巡撫,那就會大概率出現這樣一種情況:巡撫與總督對著干,尤其在總督與巡撫同駐一城的情況下,兩人內斗的格局頻頻出現,就比如曾國荃扳倒了官文,而官文之前干翻了巡撫嚴樹森。但在戰爭年代,督撫不和,內耗不斷,就是一場災難了。只是并非所有人都能認識到這是種災難,很多人習慣于內斗,為了斗倒對方,往往把自己手里那點權力,發揮到極致,渾然不知大廈將傾、大劫將至;有些人即使知道,但出于意氣之爭,就算已進入倒計時,也要雙眼充血、咬牙切齒,斗個魚死網破,哪管下一刻洪水濤天,“要死,一起死”。其實從一個長的時間段來看,這種內斗毫無意義,起因往往不足掛齒,斗著斗著,甚至雙方已忘記為什么起因而斗了,但就是要斗下去,睚眥必報,一地雞毛。內斗中人,永遠是以自己為中心,哪管什么大局。這真是人性的陰暗與悲哀。胡林翼不是這樣的人。

標簽:

聲明:搜集自網絡,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
开比亚迪合约车能赚钱吗